首页 > 社会新闻

从蕃瓜弄到外滩,看看六位第一代水彩画家笔下的乡愁

文章作者:来源:www.ecnprime.com时间:2020-02-14



水彩画

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水彩画,一种所谓的外国画种,在中国迎来了第一次高潮。

当时成立的上海水彩画研究会占据了中国水彩画的半壁江山。

其中有、范明体、沈少伦、王、陆等六位中国第一代水彩画家。总的来说,这六件作品,共计500多件,期待着上海艺术机构的“拥抱”。

在60年前的画坛上,与其他画种相比,水彩画是艺术家内心情感的表达。更重要的是,这500多幅作品,从范冠农、汉桥、上港一厂到外滩晨雾和复兴中路拐角,完整地勾勒出了当时上海的街景。

李永森《工厂工地上海上钢一厂》水彩画纸38×58厘米

这是我们父母一生心血的积累,最好的归宿和艺术博物馆。“

李永森、冉熙和范明迪的家人都同时告诉记者。

然而,因为他们坚持不拆散他们并卖掉他们,并且坚持在他们的头脑中找到收藏家,他们和委托拍卖人坚持到今天。

冉熙《黄浦公园》水彩画纸1950 39×54厘米

上海保税区国际文化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胡焕忠在接受采访时坦言:

“国有资产拍卖公司更注重各种活动带来的社会效益,而不是传统的经济效益。艺术作品的价值不仅体现在金钱的数量上,更重要的是体现在艺术和学术价值上。因此,不仅要为艺术品寻找收藏者,还要为艺术品寻找更好的目的地。作为一家国有拍卖公司,我们可以整合行业内的优质资源,为艺术品寻找更多合适的收藏者。这一次,500多幅旧水彩画被打包,希望这些画的完整性能够得到保护,这足以让组织建立一个系统的收藏。我们特别希望这批作品能够回到美术馆,以便学者和后代能够继续他们的研究。“

六位艺术家有不同的风格和特点

这六位艺术家为水彩画开辟了一个新世界。

李永森是水彩画的元老之一,也是上海水彩画研究会的首任会长。他将中西技法融为一体,提倡写实水彩画。他的水彩画是用来空白和填充颜色的,这很简单。

01

李永森《西瓜、玉米》水彩画纸版1951 38.2×50.2厘米

李永森《行舟》水彩画纸版40.4×29厘米

早在1938年,大量李永森的写实水彩画就在上海南京路大新画廊展出。他经常用写实的、有持久吸引力的水彩画来描绘祖国的山、山、水。

沈绍伦是继李永森之后的上海水彩画研究会会长。他常常随笔随笔,创作出一幅既有中国水墨风格又有西方现实主义风格的诗意水彩画。

02

沈绍伦《江边早晨》水彩画纸26.7×38.5厘米

冉熙以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水彩画震惊了上海画坛。

03

冉熙《早晨的国际饭店》水彩画纸27.0×35.5厘米

冉熙《浦江夜色》水彩画纸47.0×63厘米

徐悲鸿曾经很喜欢冉熙的水彩画,并打算推荐他去法国深造。不幸的是,当时他无法参加抗日战争。

他的水彩画融合了中国传统水墨画和西方的“湿画”技法,创造了一种“墨”和“色”渗透的技法,从“造型”走向“写意”。运用这种手法,冉熙描绘了许多展现上海四季氛围的城市景观。

冉熙《外滩情人墙》水彩画纸26.5×37.5厘米

冉熙《苏州河停泊》水彩画纸26.5×37.5厘米

范明迪长期在同济大学教授水彩画。他的水彩画色彩淡定、浑厚,尤其是在处理一些风景人物时,从鸟瞰的角度捕捉宏伟的场景更是淋漓尽致。

04

范明迪《桂林山水》水彩画纸版1982 49.5×71厘米

范明迪《田头休息》水彩画纸版1963 37.5×51.2厘米

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范明迪以一系列反映人们生活和生活巨大变化的水彩画作品深受大众喜爱

他们的绘画表现了生命、自然的生命力和纷繁复杂的场景,表达了对祖国乃至整个国家壮丽山川的深厚感情。

其中,冉熙和范明迪一生几乎没有卖出自己的作品,他们所有的探索和研究都完好无损。王和陆没有后代,他们的作品被视为孤立的产物。

收藏一个艺术门类

上海自贸区国际艺术交易中心运营总监兼鸿盛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孙激动地说:

“这些老先生们和他们的作品在艺术史中是非常有价值的。我们带着责任感和敬畏感把他们带到市场上,从整理和出版特别书籍到策划展览和举办研讨会。这些联系在出售前持续了几年,我们做的工作几乎和艺术博物馆一样。”

在学术界,这500多幅作品可以说是结合了中国第一代现代水彩画家的整体面貌,极具研究价值。他们为中国水彩画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李永森《安徽县革命烈士纪念碑远眺》水彩画纸版36.3×26.1厘米

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潘指出:

“在他们之后,新一代的水彩画家开始尝试摆脱对素描和造型的依恋,甚至突破了写实造型的束缚,开辟了多元化的发展方向。”

整个收藏相当于一个完整的艺术类别收藏。

因此,拍卖这些物品作为一个整体尽可能能保证它们的整体研究价值。

提示:请欣赏

范明迪《青岛港江》水彩画纸1979 33.7×105.5厘米(左)

范明迪《上海中山公园樱花》水彩画纸1979 33.5×103.5厘米(右)

事实上,对这些作品感兴趣的艺术机构并不多。他们大多数人都在北京,但孙没有给予答复。她解释了原因:

“这六位艺术家都与上海有关,要么来自上海,要么已经在上海生活了很长时间。他们的大部分绘画是基于上海和江南的风土人情。这是一代人的记忆。我希望他们能留在上海,被更多的人看到,发挥更大的社会价值。”

新表演艺术工作室

作者:

编辑:吴

图片:展览组织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