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专题

董登新:阶段性减免社保缴费只减免企业 不减免员工

文章作者:来源:www.ecnprime.com时间:2020-03-05



原标题:董登新:对社会保障减免税新政策的准确理解

可以肯定的是,这一阶段的社会保障减免税只会减少和免除企业,而不是个人。企业员工必须支付相同的金额,才能获得正常的社会保障支付记录。

2月1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其中最重要的内容之一就是会议的决定:“除湖北省外,其他各省的中小微型企业从2月至6月可免交上述三项费用,大型企业从2月至4月减半征收。湖北省可以从2月到6月免除各类被保险企业这是中国现行社会保障制度建立以来最大规模的阶段性支付优惠政策。

对于此次重大新闻发布,由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尚未发布具体的实施细则,媒体报道和理解各不相同。如何正确、准确地理解这一政策意图和实践?笔者认为,有必要正确把握以下几点:

(1)出台分阶段减免社会保障缴费政策的目的和意义

会议明确指出,分阶段减免企业社会保险费的直接目的是“减少疫情对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影响,使企业恢复生产后有一个缓冲期”。最终目标是“采取更多措施,稳定企业和就业。”会议强调,“全面预防和控制这一流行病以及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紧迫任务之一是稳定就业。为了稳定就业,必须稳定企业。”

一切以人为本,民生为本。就业是一种巨大的生计。如果你想保护就业,你必须保护企业。

分阶段减少社会保障缴费有一个重要的时间概念:全国所有小微企业和湖北各企业的分阶段“免缴期”为2020年2月至6月,共5个月。湖北以外省份的大型企业减半缴纳的“优惠期”为2020年2月至4月,共3个月。

(2)社会保障缴款的分阶段减免只涉及三种保险。

社会保障缴款的分阶段减免仅涵盖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管理的三项社会保险项目,即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和工伤保险,而国家医疗和社会保障局管理的医疗保险和生育保险不包括在减免范围内。

社会保障有五种保险,但只有三种保险是免税的。原因是什么首先,失业保险和工伤保险基金收支容易平衡,基金结余稳定。此外,养老保险不仅费率高,而且基金收支具有良好的对称性和可预测性。因此,精算计算和控制容易分阶段减少和免除这三种缴款。其次,生育保险已经纳入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然而,职工基本医疗保险收支的不对称和失衡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尤其是对当前收支平衡的压力。因此,我们不能轻易移动它。

(3)社会保障缴款的分阶段减免不包括政府机构和机关。

众所周知,中国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已经实现了全覆盖,但“双轨制”仍然存在。中国的基本养老保险分为两类制度:第一类是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主要覆盖企业、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的职工;第二类是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主要覆盖所有年满16岁、未入学、不合格且不能参加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城乡劳动者。

社会保障缴费的分阶段削减仅针对员工的基本养老保险,不包括城乡居民的基本养老保险,仅针对企业的三类保险:

答案是肯定的。如果企业免除缴费,个人也停止缴费,则意味着个人的社会保障缴费中断,在此期间社会保障缴费记录为空白,这将缩短被保险人的“缴费工龄”,损害劳动者“多缴费、多领”的社会保障权利。因此,可以肯定地说,在这一阶段,社会保障付款将减少和免除。只有企业可以减免,没有个人可以减免。为了获得正常的社会保障支付记录,企业的雇员必须支付相同的金额。

(5)社会保障缴费的分阶段减免应覆盖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

根据社会保险法和地方法规,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应优先参加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如果他们没有足够的支付能力,他们必须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

在外国,社会保障缴款大多由雇主和雇员平等支付,就缴款总额而言,个体企业和灵活雇员与企业完全相同。例如,美国雇主的基本养老保险缴费率为6.2%,雇员的缴费率为6.2%,雇主和雇员的总缴费率为12.4%。因此,在美国,个体企业和灵活就业人员的基本养老保险总缴费水平为12.4%,由个体企业和灵活就业人员自己支付,没有优惠政策。

但是,中国对个体企业和灵活员工的社会保障缴费采取优惠政策。在社会保障费下调前,我国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纳20%(记入社会统筹账户)和8%(记入个人账户)。两者的总比例为28%,而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的比例不是28%,而是20%,其中12%记入社会统筹账户,8%记入个人账户。

社会保障费减免后,我国现行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缴费比例为16%,个人缴费比例为8%,总缴费比例为24%,而个体工商户和灵活就业人员缴费比例仍低于24%,为20%。因此,社会保障费的降低不会直接降低个体企业和灵活员工的名义缴费率,但所有地方都在其支付等级设计中纳入了费用降低因素。

根据这一原则,个人企业和灵活雇员的20%缴款将记入社会统筹账户的12%。他们是否也应该享受中小微型企业的待遇?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必须回答这个问题并做出明确安排。

(6)企业社会保障缴款的分阶段减少应被视为“视为缴款”。财务补偿

如果企业社会保障缴费的分阶段减少不会损害员工的社会保障权益,那么在减少期间,企业中少付或免付的部分必须作为“及时足额支付”处理,财务部门应通过转移支付进行垫底,并分配减少的金额,以确保资金收支平衡。

在这一点上,美国政府的运作更加市场化、精明和吝啬。2008年,美国引发了全球金融危机。奥巴马政府决定逐步减轻员工的社会保障缴费负担,但雇主的缴费负担保持不变。美国政府已决定允许基本养老保险雇员的缴费比例从2011年的6.2%降至2012年的4.2%,而雇主的缴费比例保持在6.2%。这项费用减免政策将从2011年1月1日开始,到2012年12月31日结束。这种扣减的本质是一种面向市场的方法和原则:现在减少雇员的缴款将降低被保险人未来的养老金水平。此外,这种减少对减轻企业或金融负担没有任何影响。

但我国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支付高达16%,是个人缴费的两倍。因此,有必要通过降低社会保障来减轻企业负担

2019年,全国税费减免规模将超过2.3万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以上。减税和收费有效减轻了企业负担,增加了居民收入和消费能力,促进企业增加研发投资,稳定投资和扩大就业,有力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的稳定发展。

但大幅减税和减费也带来了两个结果:第一,财政收入增长率大幅下降,财政收入进入“紧平衡”。2019年,国家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3.8%,国家税收收入增长1%,个人所得税下降25.1%。二是对社保基金的财政转移支付已经超过万亿大关,社保基金面临的财政压力越来越大。

然而,中国名义上的社会保障率确实太高了。我们必须降低社会保障费,但我们不能马上这么做。我们必须抓住本轮社会保障费改降的重大历史机遇,做好社会保障改革的顶层设计,尽快推进缴费型社会保障制度(五险三免)的综合改革,优化社会保障体系,提高社会保障体系的公平性、效率性和可持续性,大幅减轻企业的社会保障负担。

(作者是武汉科技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