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华谊兄弟失意贺岁片 冯小刚英雄老矣“只有芸知道”

文章作者:来源:www.ecnprime.com时间:2020-03-09



Original Title:华谊兄弟的贺岁片《让冯小刚大失所望》《只有云知道》。摘要]2019年前三季度,华谊兄弟亏损6.52亿元,市值较2015年峰值下降85%。董事长王甚至“卖画求生”来拯救公司。《时代周刊》特约记者范在深圳说,冯小刚曾经批评“垃圾电影是因为垃圾观众”,这次他不再生气了。在“阴阳合同”事件中,沉默了一段时间的冯小刚带着他的新片《《只有芸知道》》重返春节。

但是战争并不好。2019年12月25日,电影上映的第四天,票房刚刚突破1亿元。

冯小刚在25日早上发微博向观众表示感谢,“你应该花点钱骂几句才可以脱身,”并感叹道,“英雄太老了。”

在演出的压力下,冯小刚甚至与宣传发行团队合作,带领男主角黄璇进入电商主播威亚的现场演播室“现场卖票”。

事实上,作为冯小刚在2019年唯一一部成功上映的电影,《只有芸知道》不仅与冯小刚对华谊兄弟的表现有关。深证),也是华谊希望挽救目前业绩下滑的关键。

根据华谊在收购冯小刚东阳美拉公司时签订的赌博协议,东阳美拉需要在2019年完成1.52亿元的净利润。它能否实现性能承诺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只有芸知道》的票房表现。

如果冯小刚不能完成表演,他将面临直接的现金补偿。

华谊兄弟的2019年也不容易。

2019年前三个季度,华谊兄弟亏损6.52亿元,市值较2015年峰值下降85%。董事长王甚至“卖画求生”来拯救公司。

与此同时,华谊期待已久的战争大片《八佰》也被推迟了。

12月30日,《时代周刊》记者致电华谊公关部和董秘办公室询问相关进展。截至发表之时,尚未收到任何答复。

12月23日至27日,华谊兄弟的股价下跌了7.63%。

冯小刚和华谊,“他是我的兄弟”,他们真的是“老英雄”吗?

没有恢复演出的希望

众所周知,华谊兄弟和冯小刚已经“深深地结合”多年了。

2016年,华谊以10.5亿元收购了冯小刚东阳美拉传媒公司70%的股份,并签署了业绩承诺协议。

根据协议,东阳米拉需要在2016年完成税后净利润1亿元,然后每年比上年增长15%,直到2020年承诺期结束。否则,冯小刚将以现金补偿。

当时,东阳美拉没有开展任何实质性的业务。华谊向公众解释说,它重视公司未来的盈利能力和冯小刚的个人知识产权价值。

冯小刚在2016年和2017年成功实现了他的业绩承诺。2018年,引发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的导火索被搁置在《手机2》,冯小刚最终自掏腰包支付了7000万元以弥补赌注的损失。

根据协议,东阳美拉公司需要在2019年完成1.52亿元的净利润。然而,演出承诺能否实现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只有芸知道》的票房表现。

业界预测《只有芸知道》的最终票房不会超过2亿元。扣除所有费用后,生产商和生产商可能只能获得6000-8000万元,东阳米拉可能无法收回成本。

事实上,华谊当时购买东阳美拉的价格为10.5亿元,而后者2016年至2020年的履约承诺总额为6.74亿元。外界曾认为冯小刚是“坚定的赢家,而不是输家”。

《只有芸知道》是冯小刚的第15次竞选,但这一次他不再像以前那样自信了。

在网上,观众评价两极分化,被认可者评价为“感人、纯洁,描绘了相互影响的爱情”;然而,越来越多的观众认为他们只是在表达一种空虚的感觉。

这部电影目前在豆瓣上的收视率是6.5,在猫眼上是8.5。

灯塔专业版统计显示,截至12月30日,《只有芸知道》的票房仅为1.46亿元,远低于《误杀》的7.79

种种迹象表明,华谊兄弟的关键人物冯小刚及其标志性的贺岁片在2019年的最后一击中表现平平,无法再帮助华谊兄弟挽回公司的业绩。

为英美烟草工作

另一方面,曾在2019年被认为是华谊兄弟“杀手”的关虎导演的电影《叶问4:完结篇》,由于时间表的推迟而“不确定”。

12月18日,微博消息称《只有芸知道》将于12月23日发布,第二天华谊兄弟股价上涨4.32%。

12月20日,《时代周刊》记者向华谊询问确认。相关人士回答说:“我们最好等公告。我们一有确切的消息就通知你。”

目前《八佰》的时间表还不确定。

据公开消息,《八佰》的制作成本超过8000万美元(总计超过5亿人民币),这表明华谊兄弟对这部电影的重视。

现在,华谊兄弟真的需要“爆炸”来提升他们的表现。

回顾2019年的“爆炸”电影,《八佰》 《八佰》等等。都没有和华谊兄弟在一起的机会。在前三个季度,已经上映的《流浪地球》、《哪吒之魔童降世》、《云南虫谷》和《把哥哥退货可以吗?》的票房表现平平。

华谊兄弟也将缺席即将到来的2020年春节。

李和告诉《时代周刊》说,中国电影市场在过去几年已经爆炸,但是华谊没有及时抓住机会,反而停滞不前。博纳也是一家老牌电影公司,当他创作“主题爆炸”和旨在“国家崛起”的大众媒体时,华谊和冯小刚似乎还停留在过去。

"作为中国老牌传统电影公司,华谊在内容创作方面首屈一指。然而,对于年轻用户的需求以及电影市场整体娱乐化的趋势却没有进行研究和把握,这体现在项目选择和市场定位的反复失误上。”李和表示,大量符合市场规律的网络影视公司也在冲击华谊兄弟这样的老牌电影公司。

2018年,华谊兄弟遭遇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净利润损失超过11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亏损6.52亿元,同比下降298.56%。

目前,华谊的股价已跌至每股4.7元左右,市值从2015年900多亿元的峰值下跌至135亿元。

《灰猴》票房失败,《小小的愿望》没有上映时间表。恐怕华谊兄弟2019年的表现并不乐观。

面对持续的业绩损失和债务危机,如果华谊未能在下一年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扭转亏损局面,在创业板连续三年亏损,将面临退市风险。

12月28日,chansons Capital执行董事沈梦告诉《时代周刊》,华谊兄弟面临退市风险,但真正退市的可能性很低。

2019年初,阿里影业向陷入困境的华谊集团发放了7亿元贷款。作为条件,华谊将在5年内完成10部电影的制作和发行。阿里影业拥有投资该项目的优先权。除了王、兄弟,腾讯、阿里和马云也是华谊兄弟的前五大股东,腾讯占7.88%,阿里占4.44%。

Holly认为,传统电影公司在内容和核心影视产业的项目开发和润色方面仍有多年积累的丰富经验和资源。除了竞争之外,双方还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合作互补。

2019年6月,博纳电影公司董事长俞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在五年前预测“未来所有中国电影公司都将为英美烟草工作”,现在这已经成为现实。

俞东直言不讳地说,电影公司基本上已经被互联网巨头兼并、投资和整合。互联网公司已经完全渗透到影视产业链中,并深入参与投资、制作、发行和渠道建设的各个方面。

华谊的未来仍然未知。然而,很明显,未来的发展方向超出了“他是我的兄弟”的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