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俞敏洪:劳动法已让大量中小企业倒闭 百姓失业

文章作者:来源:www.ecnprime.com时间:2020-01-09



俞敏洪:希望公立学校也市场化 让有钱企业家承包

新东方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俞洪敏

●(政府的)手没有伸进我的口袋,所以政府对我很好

●劳动法已经导致了中国大量中小企业的倒闭

●希望中国的公立学校也能商业化并拿出来。我们,富有的企业家,可以签约与公立学校竞争。

昨天,在亚洲布里中国企业家论坛第14届年会上,新东方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俞洪敏发表了主旨演讲。他在讲话中说,“劳动法的颁布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但是劳动法的颁布造成了中国大量中小企业的倒闭。中小企业倒闭的最大后果之一是普通人失业,这使得普通人更难生存。”

在谈到东莞事件时,俞洪敏说,中央政府和政府在东莞的检查进入这样一个秘密的访问,可以预测2014年东莞会有一个更繁荣的市场,这触发了一个经济学家很久以前总结的法律。每当政府想减少税制改革对老百姓的最终影响,老百姓的税收就会增加。

在谈到他对教育的感受时,俞洪敏说,在过去30年的改革开放中,有两只手在工作。政府看得见第一只手,政府看不见第二只手。我很幸运,政府的手不容易伸进去,所以我特别高兴的是,虽然我能看到政府的有形的手,但它没有伸进我的口袋,所以政府对我更好,因为他负责学术教育,但我不确定如何管理这里的培训和教育,这是市场的无形之手。

余洪敏还说,在过去30年左右的时间里,企业家主要是在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和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的支持下成长起来的。这种让步不一定是政府的初衷。如果你阅读科斯的《变革》,你会知道政府一直专注于规划经济和控制整体经济形势。然而,在规划时,它在边缘留下了一块私人土地,这是一片空白。我没想到中国的私人力量如此强大。结果,私人地块中的草长成了树,树也打开了具体的地块,所以看不见的手慢慢地与看得见的手竞争,最终相互合作。

因此,可以说政府是一个进步的过程。这一进展过程也是非政府力量的进展过程。因此,两种力量相互促进,导致今天的结论。

他说我们一直希望政府说市场起决定性作用,但这个结论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得出的,所以我们特别高兴,因为过去连基本作用都没有强调。因此,我认为这一进展应该是一件幸运的事情。不能说顿悟应该是渐进的启蒙。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我认为最重要的转变应该是政府已经从指挥领导和管理转变为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甚至是一个更加友好的服务加转变。我对我们的州长刚才说的话很满意。黑龙江不需要的审批已经取消。我也希望这句话能在我国政府的领导下执行。

此外,在论坛的最后一次会议上,主持人王伟问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洪敏:“你对新东方有什么想法?”

余洪敏这样回答:“如果有什么行动,我特别希望中国的中小学或公立学校也能商业化。拿出来,我们这些富有的企业家就可以签约与公立学校竞争。”

以下是俞洪敏演讲的抄本

俞洪敏:晚上好,朋友们!

去年的电影给了我不三不四。刚才那么多伟大的人物梁锦松和姜建清都谈到了伟大的理论。我的头脑是木讷的。我听了他们的理论。今天下午我去滑雪,我的头在东北冻得僵硬。今天,我看到太多的老朋友说他们不喝酒,但是我喝了很多白酒。见到朋友的快乐是无限的,说话的智慧是有限的。第三,不要认为我们谁上来发言有任何理论和操作

今天的主题是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我不能离开这个主题谈论我的私人生活。我属于一个把我的私生活和工作结合在一起的人。我的工作是我的私人生活,但我的私人生活不是我的工作。我相对幸运的是,政府的有形收入不容易渗透,也没有受到特别的影响。我特别高兴的是,虽然我看到了政府的有形之手,但政府的手没有伸进我的口袋。它负责公立大学,不确定如何处理培训和教育。

在过去30年左右的时间里,我们都知道,我们这些企业家在这里成长的原因是市场的无形之手和政府的有形之手已经消退。如果你读过《变革》一书,政府一直在计划经济以控制整体经济形势。然而,在规划过程中,一块土地留在了地块的边缘。中国的民间力量如此强大,以至于剧情边缘的草已经长高了。看不见的手开始慢慢地与看得见的手竞争。我们可以说,政府是一个进步的过程,也是非政府力量的进步过程。

我们已经等待这个结论很多年了。我们一直希望政府会说市场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这一结论将在三中全会上得出。过去,基本作用没有得到强调。我认为这种进步应该是值得信任的,不是顿悟,而是逐渐的启迪。我认为最重要的转变应该是许多政府领导人现在坐在这里,从指挥和管理到平等地位。听说龙江的所有审批都被取消了,我很高兴。我希望这句话能在我国政府的领导下执行。

我个人认为,政府起决定性作用的说法不仅是中国经济和商业未来发展的基础,也是中国体制改革的基础,不仅是在经济领域,而且是在文化、社会和政治领域。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中国未来最大的市场不应该是纯粹的经济、商业或金融市场。最重要的改革应该来自思想史上的改革。中国的意识形态市场能否在促进市场发展方面发挥决定性作用,是决定真正能取得多大发展和进步的先决条件。创新、创业精神的创造、长期活力和发展都来自一个并非没有政府的意识形态市场。

我想说一件事,所谓的自由思想市场不是思想的自由化。我们不想思想自由化。思想的自由化没有方向,会拉低正确的领域。市场上的思想自由真的促使我们对待我们喜欢说的理论和我们喜欢用各种语言和态度表达的思想。

最近,我们都知道中国发生了一些事情。东莞事件不是好是坏。最重要的是,有些人实际上在幕后总结了东莞的法律。进入东莞这样一个中央暗访和政府检查可以预测,东莞等市场可能在2014年变得更加繁荣。这触发了经济学家很久以前总结的一条定律。每当政府想减少税制改革对老百姓的最终影响时,老百姓的税收就会增加。包括王安石的改革在内,人们发现王安石所有的青年方法都以官僚体制的复杂性而告终,这使普通人变得痛苦不堪。王安石的初衷是好的。我们可以想到政府领导中国经济发展的初衷。没有一个政府不希望人们变得更富有。

例如,在中国的发展中,制定劳动法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但制定劳动法的后果是中国大量中小企业的倒闭,而中小企业倒闭的最大后果是老百姓失业,这使得老百姓更难生存。我不是说这不好,而是如何制定一部更加合理的劳动法,使企业和老百姓之间互惠互利。例如,在国家的税制改革中,并不是所有的企业或领域都应该使用增值税。

在许多服务领域,它的成本是人工成本。这并不是说产品是原材料的成本。最后,增值税使用后,所有服务行业的总税收增加

这样,我做了一个简单的调查,发现如果所有企业都100%缴纳所有员工的社会保障、公积金和税款,现有企业中有一半将面临破产。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实际上伤害了经济发展,也伤害了人们的就业机会,也伤害了一个国家的可持续发展。

如果中国的支柱产业等无论大小的服务企业中有一半最终倒闭,人民将失去工作,可持续经济发展也将消失。政府必须做的是避免转移表面上属于每个人的利益,最终转移财富创造者的负担。众所周知,所有企业或大多数企业都可以想方设法合理避税。不管合理与否,政府说你不合理,你违法了,你也违法了。导致大量企业家或商人,留下他们的臀部肮脏。这里没有人敢说我们的屁股是干净的,这导致企业主总是感到不安全,总是觉得我是好是坏。国家拥有最终决定权,导致企业与政府个人打交道。

反腐败现在非常强大,仍然有各种各样的方法来对付它。我不是在批评这个地方的政府。最重要的是,政府应该设立一个机制,否则这种制度会让任何一个企业主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按照这个制度行事,也可以为雇员提供更高的工资。这真是太好了。我很高兴听到梁锦松说香港的税务负担较低。

政府希望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成为规则制定者,而不是竞争者、裁判和运动员。顶级设计成为积极的推动者。我们知道,现在政府有时决定市场,而不是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政府不在香港,中国是市场因素,需要做以下两个因素。

首先,要限制非市场因素对市场因素的影响,如如何限制国有企业进入完全竞争的领域,国有企业有战略领域和国家安全领域。我们不敢提及的是,既得利益集团和有官方背景的首都本可以为普通民众提供平等的机会。最后,政府本身也陷入困境,私人组织也陷入困境。因此,政府无法在改革中推进改革。后面的东西太重了。政府非常想搬家,直到最后才搬走。

我特别希望政府不要在如此困难的任务面前退缩,做好这件事,充分促进市场的进步。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我们这次果断的改革可能会成为既得利益集团或拥有官方背景资本的企业的一道大菜。我们不能吃,他们会吃的。表面上他们可能是以私人的方式进入,但实际上他们是在官方背景下。我们普通人没有官方背景。只要完全以市场为导向,该行业就会充分发展,幕后交易相对较少。

在新东方这样的领域,竞争是必须的。政府官员对此不感兴趣。然而,这里也有优势。1967年,中国的教育和培训发生了变化,资本投资接近500亿美元。教育的新一轮发展。移动互联网发展后,线上与线下的结合带来了新一轮投资,约3000家基于教育的移动互联网公司,总投资接近300亿美元。无论这个市场能否变得巨大和完全有竞争力,我都睡不着觉,但我很高兴这个领域得到了充分发展。未来,私人培训领域将成为中国的一个巨大产业,必将成为促进中国就业、发展和中国人民教育的多向选择。这是完全市场竞争的好处。

我希望所有领域在市场上都有充分的竞争。我认为中国还有一段时间要走。这是必然的发展趋势。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仍然取决于两个方面。我认为,第一届政府的态度是60%左右,即100%,现在40%取决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发展移动互联网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是打破政府的垄断。我们现在以微信为例。我过去常寄

因此,我们都知道最近微信和支付宝、微信红包和支付宝之间的支付大战,支付宝注册三年来支付的很少。然而,仅春节和新东方成立的微信群,我就花了近15万元。

未来十年,每一个行业都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坦率地说,我认为我不是一个有能力的人。目前,产业升级需要不同的基因。诺基亚不能拥有苹果的基因,中国移动不能拥有微信的基因,有很多很多。我现在面临什么?20年来,在线教育系统一直是我的基础教育系统。我们有网络教育系统的基因,所以一些新东方学校已经被一些新的模式所取代。即使他们被替换了,我想我还是有能力的。因为我有很多其他能力,我不认为我是个失败者。在新商业模式中,在不同基因的方向上,我不是失败者。当前的业务变化不是一个渐进的变化。如果你被改变或颠覆,你只能愿意努力工作。这不能说是一场垂死的斗争。与移动互联和服务业相关的任何进展。我希望我能产生基因突变。我不知道这种突变到底是好是坏。在业务转型的过程中,如果我们能变异基因,新东方的地面训练总有一天会被取代。如果我不能成功地取代自己,我会心甘情愿地死去。

我还想说,在不断变化的技术革命面前,包括政府改革,有些事情我们可能无法改变。例如,任何行业都必须以用户和客户体验为核心设计自己的商业模式。这是无法改变的。这个新东方欣欣向荣,因为我们密切关注学生和家长的感受。这种关注现在已经到了病态。事实确实如此。第二,例如,诚实、面对客户的诚实或超出预期,应该永远是我们业务的最高原则,这是不可改变的。

政府将尽最大努力维持一个不可改变的公平公正的商业环境。这是对我们信心的依赖,也是对我们20年、30年和50年做生意意愿的依赖。20年来,我一直与教育部、教育部和研究所打交道。我一直相信,中国未来最具突破性的教育平台将是全民教育研究与发展。因为我发现至少我的制度不可能从各个角度颠覆或大大改善中国的教育制度,而且他们的投资不如人民的投资。政府必须坚定地相信黑龙江省,鲁浩是我的弟弟,必须相信研发、研发资金投入到民间,最终的利益才能把黑龙江变成真正的鸡头。

任何企业家,我们都是企业家,应该有能力随时迎接新的挑战和机遇,不应该退缩。人们的恐惧不是你感到恐惧,而是你感到恐惧仍在前进。三年前,我在亚布力滑雪时被带到机场。我担心我的腰和肩板突出。我所有的恐惧都是因为你害怕恐惧本身。面对新的形势,特别是在政府自信地认为市场是决定性因素之后,我们必须随时准备推翻自己,接受企业家的责任。社会责任和政府应该共同努力促进中国文化的进步和中国社会的秩序。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谢谢你。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